腾讯分分彩 > 闲闲书话 >

第六百八十七章 光杆司令

2018-09-11 03:21

  也是这个上午,酒站也沐浴在小雨蒙蒙。如今九连不在,南岸酒站村仍然热闹,北岸的酒站则显静谧萧条。

  外围的哨由民兵代劳了,宋干事前两天去了三家集,但陆团长没随同,也没回大北庄,他仍然住在酒站里,守着一座座空军帐,莫名愁,愁的不是他自己,而是前途渺茫的独立团。

  今早开始下雨,陆团长这个上午一直坐在他的中军帐里,听着雨砸帐篷的扰人响,深皱眉头半伏在那张矮桌上盯着地图看,看了一上午居然没抬过头。

  虽然苏青被停了职,但苏青建立起来的系统仍然在惯性运作,今早,又一张简单字条到了酒站:李有德部正沿落叶村至河口营一线建立紧急封锁。陆团长没完没了地看地图,为的就是这个。

  九连出山了,据说二连也在外头;九连的目的陆团长知道,二连的情况不清楚。放权给基层指挥员自主游击也有头疼时,关键时刻协调难,眼下的情况陆团长根本不敢乐观想,凭经验,陆团长从手里这唯一的延迟线索想到了很多:李有德这是在堵路!堵西返的路!从这部署来看,事发范围应该在东落,或者更远的香磨,九连?二连?还是九连二连都捅了篓子?到底发生了什么?

  然而更无奈的是穷,想到了又怎样?手里连兵都没有,大北庄里有一个警卫排外加残废一连,加在一起能算个加强排,即使现在派人回大北庄,来到酒站也差不多两天;三连倒是还算一个连,可战斗力实在没法评估,也许还不如警卫排和残废一连组成的加强排,到酒站的路比大北庄还远;另外,没有苏青评估也不知道手里这张字条迟到了多久,虽然字条最末端有个奇怪小符号,也许是字条出发位置也许是情报员标识,可惜陆团长看不懂。

  这没头没脑的一嗓门,导致小丙匆匆进了帐,陆团长直接朝小丙挑眉毛:“立即派人去无名村,把三连给我拉过来,要快!再派人去牛家村,以我的名义让王朋把他的队伍带这来,要快!你立即回大北庄,把所有带枪的都给我集中,一起带回到酒站来!要快!”

  一连三个要快,导致小丙什么话都不说,掉头便跑,一分钟后,他与另外两个警卫员全出了酒站,向三个遥远方向急急出发。

  这回,空荡荡的酒站里就剩下陆团长一个,连警卫员都没了,彻底变成了光杆司令。步伐沉重地走出帐篷,垂袖沐雨望东山,不用再约束表情,孤零零愁苦无限,湿了褶皱旧帽檐,湿了褪色的衣肩,迟迟不归帐。

  帐篷里的陆团长一身雨湿,肘撑桌面手扶低垂的额头,地图仍然在桌上铺着,孙翠放下的饭篮子他根本不看。

  陆团长有点呆,这明显是来自另一个情报源,并且有大概时间,与上一张字条信息对比说明,李有德部位置整体南移了!

  于是他又开始猛看地图,指尖不由自主地由地图上的梅县东北位置向南下滑,停止在梅县东北近郊,一分钟后摇摇头,改为滑向梅县东部公路,指尖再停,随即继续往南滑出一段又停。

  朝东?朝南?朝西?是胡义还是高一刀?无论怎样,先前的想法都得改了!忍不住又一次猛拍桌子:“来人!”随即才醒悟,光杆司令哪还有人?

  结果,大掀着的帐篷帘外还真闪出一位,范二妞头戴斗笠肩背英七七,一脸不虞地朝帐篷里斜看陆团长:“啥事?”

  陆团长的无语表情明显是——怎么听……这话都不像是孙翠说的吧?然而范二妞更不耐烦:“你到底要说啥?”

  完败!陆团长这心啊,嘁哩喀喳地响,想拣都拣不过来。怕我寻短见?你这分明是逼我寻短见罢?到底还想让我悲成个啥?也不知无语了多久,终于丧气:“好吧。派人,去追小丙他们,计划得改,不能到酒站来,应该……”

  一阵沉默,之后:“你说得没错!是我无能!我活该穷到无兵无将!”陆团长终于无法再抑制情绪,猛然起立,系上风纪扣戴正湿帽子,拿过摆在旁边板凳上的武装带利落束腰,最后抄起他的枪套拎在手里,迈开大步向帐外:“我给自己当兵!我给自己当通信员!我还有我!”

  那里……五十多个女兵,静静在小雨中整齐站成两列横队,或戴破斗笠或披草蓑衣,五花八门各种荷枪实弹,唯一的共同点是都已打好了绑腿,都已经满鞋泥,都静静地注视着呆在雨中的陆团长。

  有一种时候,有一种风景,你不知道是她美丽还是你自己迷了眼睛,为此你还怪自己不该站在雨里,称之为错觉。

  范二妞晃到陆团长身旁,扯了扯她自己的步枪背带,语气忽然变得异常柔和:“也许他们等不到两天后了……我们应该往哪出发?”

  陆团长似乎根本没听到二妞说什么,更无法觉得欣喜,茫然看雨:这他娘的狗屁团长当成个啥了?还是……去寻短见罢!

  《烽火逃兵》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玄幻小说,笔趣岛转载收集烽火逃兵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