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分分彩 > 闲闲书话 >

作者小知闲闲回复书友的话

2018-08-29 04:31

  第二个问题:尝试进步与突破,与哗众取宠是有区别的。如果我想花哨......我还需要花哨么?我早已经够花哨了,有没有尝试哥特风格都无关紧要,通俗地讲就是:老子已经够不要脸了,不需要再证明,骂我的人多了去啊。嘿嘿嘿......

  第三个问题:我没写过剧本,只不过我在目前的一百六十万字里揉合了太多东西,小说,评书,相生,漫画,散文,电影格式等等等等,关于哥特这几章,只是想利用这种背景暗示一些无法言述的沉思,现在看来,大家更喜欢直白的灌水,对冷色系不感冒。

  不过也不用担心,我本来也没拿哥特风当主旋律,万字四五章,好像已经熬差不多了,再想看哥特这费劲玩意也未必有呢。

  第四个问题:嗯......好像没有第四个问题。好吧,那就回复这么多,但是要真诚感谢你的直言不讳,良药苦口利于病,我有时候确实得治。

  2. 去剪头发,我一进去,老板问:“小伙子,剪头发?”我说:“嗯。”他问:“你要剪个什么发型?”我说:“老板,给我剪个能找到女朋友的发型。”老板听完,点燃一根烟,从烟雾之中吐出一句话,“看来,到了考验我毕生所学的时候了”

  3. 女:老公,咱俩起个情侣网名吧!男:好啊,你叫什么?女:珊瑚吧,既漂亮又值钱!你呢,老公?男:那我就叫复方吧!女:嗯,啥意思?男:复方草珊瑚!女:……

  4. 跟老婆逛街,遇到她前男友了。老婆用犀利的眼神看着我,小声说:“老公,你表现的时候到了!”我心领神会,故意大声说:“心肝儿,逛累了吗?把高跟鞋脱了我背你!”那小子也真狠,尼玛,硬是跟着我们走了两条街![筱俊]

  5. 小明:我要请假。 老师:理由。 小明:我下午要做手术。 老师:什么手术?小明:人体无用副组织群体切除术。 老师:说人话。 小明:理发。 老师:滚出去!小明:……

  6. 刚刚去银行存钱,取号排队,保安上来问我办什么业务,我说:存钱。 保安打量了下我,说:去ATM机上吧,那里快。 我:我不会用唉。 保安:我教你吧。 走到ATM机前,保安一步步教我, 到放钱的时候我掏出了一把硬币,我看到了保安的脸色不大对啊。。。

  7. 据说,我出生时,爸爸声嘶力竭地哭了一个半月,他打死也不相信我是他的染色体遗传下来的孩子。后来,母亲为了证明自己的清白,拉着父亲要去医院做亲子鉴定,医生揭开被子只看一眼就哭了,抹着鼻涕说回去吧,这不是你的儿子,谁的也不是,人类是生不出这么帅的孩子……一个实习的小护士走过来,立刻找了盒红印泥,把我的指纹印了下来,并把盘好的头发一下子散开,对我喃喃道:长发为君留,此生若不嫁你,长发不剪,清灯古佛,自梳闺中……我长到15岁的时候,还不敢上学,不是没上过,幼儿园的时候上了半天就不敢去了,全园的孩子老师和园长都疯了,我的脸蛋被小女孩亲得肿成了西瓜。中央电视台焦点访谈节目组来采访我,扛摄象机的那个美女晕倒了3次,负责笔录的那个小女孩生生把中文写成了意大利文加西班牙文。联合国拨专款为我建造了一座藏身之处,位于喜马拉雅山的珠穆朗玛峰顶端。我享受了真正的清净,蓝天与我无比接近,上帝简直就是触手可及。虽然清净了,但也是极度地烦闷,我站在颠峰大声呼喊:“我不帅!”突然,天上传来上帝的声音:“不,你撒谎……”

  10. 今天下班路过肉夹馍店,门口打出横幅:5点以后肉夹馍4元一个。我果断在门口等了半小时,5点后进去点了两个,付钱时我问收银员:“为什么肉夹馍5点以后4块?5点以前多少钱?”收银员:“3块。”

  11. 山贼截住一过路客商,凶狠的说:“此山是我开,此树是我栽,要想过此路,留下买路财!”客商感慨说:“应该的,像你这样勤劳的年轻人已经不多了!”

  12. 今天捡了一部苹果6plus,打电话给失主准备还给他,谁知道这货还没等我开口,就在电话那边说:“你最好把电话还给我,我手机有卫星定位,我已经知道你在哪了! 我一听我这洪荒之力就爆发了[发怒][发怒],买了十几个喜洋洋氢气球捆手机上,一撒手,爱飘哪儿就飘哪儿..你特么还卫星定位,小B崽子,还治不了你,开飞机天上找去吧

  13. 某女买了一件1000块的衣服,我质疑有点贵,她说:贵?我跟你说,这件衣服原价2000块,打了五折之后便宜一半,就等于我赚了1000块!虽然我花出去1000块,但同时我又赚回来了1000块,所以这件衣服相当于是白送,免费。你懂个屁!我被她的经济数学头脑震惊得久久说不出线. 今天在广场上等我女朋友,我看见了一个乞丐。我看别人都在往他面前的盆子里扔钱,我就抱着开玩笑的心态往他盆子里扔了一根烟,谁知道他抬头就跟我说:“兄弟还是你懂我,TM的生意太好走不开,随手就拿了一张五十的给我,兄弟去买两包玉溪,一人一包”。独留我在寒风中凌乱……

  15. 三年前我高考的时候,考完自己就知道没戏了,成绩出来是三本的,妈妈沉默了好久,最后掏出手机,拨打了她最要好的一个朋友的电话:‘啊,我跟你说,我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