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分分彩 > 闲闲书话 >

【闲闲书话】书旅书缘

2018-08-19 02:04

  有些人,因为有些书,而结下微妙的缘分,隔了时空看去,是漫无边际的遥远距离里,若即若离的一丝有趣的关联。

  侦探小说是很多人的心头宝。毛姆曾言,感冒时宁可读侦探小说,热爱程度可见一斑。而哈耶克与表兄维特根斯坦相遇在回程的火车上,维特根斯坦正沉醉在侦探小说的世界里,无暇他顾。很多年后,萨特在他的自传里写道,他宁可读侦探小说,而不是维特根斯坦。看,多奇妙,他们都爱侦探小说。

  白居易的粉丝数不胜数。因为他的诗,苏轼号为东坡居士。因为他的诗,欧阳修号为醉翁。既有 《新乐府》、《秦中吟》的忧天下之忧,亦有“数峰太白雪,一卷陶潜诗”,“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闲适如风,恬淡如茶。一半入世,一半自得,生命的理想与生活的理想水乳相融,却又各司其职,志趣分明。

  司马迁曾对《史记》抱予这样的热望,“藏之名山,副在京师,俟后世圣人君子。”煌煌巨轶,怎可与草木同朽?在这与时间的漫长拉锯战里,将笔墨小心珍藏,期待知音相见,有亲切的重逢。

  白居易亦有此意,一生心血岂愿湮灭无闻?他自写其集,分置佛寺。大和九年置东林寺者二千九百六十四首,勒成六十卷。开成元年置于圣善寺者三千二百五十五首,勒成六十五卷。开成四年置于苏州南禅院者凡三千四百八十七首,勒为六十七卷。皆题曰《白氏文集》。开成五年置于香山寺者凡八百首,合为十卷,则别题曰《洛中集》。

  而他最浩瀚的《白氏长庆集》终成75卷,抄成五份分藏于江西庐山东林寺、洛阳圣善寺、苏州南 禅院,另有两部分予子侄外甥。如此安排,费尽周章,才得以在漫长的时间流转之后,烽火硝烟之余, 存得于世70卷诗墨留香。

  诗香墨香,向为文人所爱。宋时周密所著《草窗韵语》,蒋汝藻得之,爱之不倦,将藏书楼的名字都改了,由“传书堂”,改名为“密韵楼”。

  传说孤本《草窗韵语》“纸墨鲜明,刻画奇秀,出匣如奇花四照,一座尽惊”、“触手古香”,令人叹为观止。

  这一缕书香,自古而今,绵延不断。在历史的长河里,牵连几许风流人物,留下多少爱书佳话。穿越时空的阻隔,书旅悠悠,纵然惊鸿照影,亦是前缘深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