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分分彩 > 诗词比兴 >

这首元曲语义浅白至极却写出了堪比唐诗宋词的闺怨

2018-08-15 18:36

  闺怨是唐诗宋词的主要题材之一。闺怨诗词大多是描写女子寂寞相思的心态情景,注重细腻的心理描写,多用比兴手法。而伤感的主体也注定了大多数闺怨诗词的风格都是缠绵婉约,幽怨含蓄,读来有无尽意味于言外。

  早在《诗经》中便有已有民间闺怨诗歌,唐诗宋词中的闺怨更是数不胜数。如唐诗中有名的闺怨诗:啼时惊妾梦,不得到辽西、悔教夫婿觅封侯等等;宋词中的为伊消得人憔悴、此情无计可消除,才下眉头,却上心头等等。

  古代徭役繁重,即便是太平盛世,也会征发民夫戍边,征夫守边,妻子只能日日相思、盼夫早还。因而古代的闺怨诗歌数量极多,唐诗中的不得到辽西、悔教夫婿觅封侯都是这种以妇思征夫的题材写就。这首元曲也不例外。

  这首元曲写闺怨别出心裁,不写景、不言情,单单拎出既征衣之事做文章。征衣已然做好,本该既往边关给夫君,但却又犹豫不决:寄了征衣怕夫君不回想着回家,不寄又担心夫君不耐边关寒冷。当真是千万难。

  深思之下,这种矛盾的心理背后所藏的正式思妇长期独守空房的怨恨、对征夫的深切思念和关心、对夫妻团圆相聚的渴望。小小散曲虽则语言通俗浅显,却写出了闺中怨妇既恨且爱,以怨表爱,以爱衬怨的独特心理,情味浓浓,令人玩味!

诗词比兴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