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分分彩 > 诗词比兴 >

走遍大中华济南金牛山神话传说:一部先民的史诗

2018-09-04 15:31

  甲午暮春,余携幼子恺东游济南动物园,以园内有小山曰金牛山,故亦名金牛公园。入园数百步,有金牛像昂然立于道中,昔韩公美林以紫铜锻之。观其硕大且拳,力若无穷。头生双角若锷,直欲刺破苍穹。神貌若斯,真可谓“牛气冲天”者也。其下题曰“天下第一牛”,启功先生所书也。又有金牛山传说刻于台基之侧,图文并茂。其略云:昔有一儿父母早亡,依兄嫂而居。兄嫂性甚贪,每虐使弱弟,若有不足。一日有仙翁须发皓然,候儿于道中,遂引入洞府。至则有一金牛方碾金磨,偶有散落于地者,亦金豆也,翁顾儿可掇取之。儿归,尽以金豆付兄嫂,兄嫂甚异之。俄而以为盗取金牛,则利可尽有也,遂相携入于洞中。金牛怒而出,洞门遂闭,兄嫂死焉。金牛乃奔于西北,至太平河畔而卧,化而为山,此金牛山之由来也。

  余读之而有感焉:其神话欤?其寓言欤?所言者,果神仙虚无缥缈之事欤?抑先民远古洪荒之迹欤?牛者,力大之相也;金磨者,造化之相也。朱子曰:“这一个气运行,磨来磨去,磨的急了,便拶许多渣滓”,然后天地生焉。《诗-小雅-大田》:“彼有遗秉,此有滞穗,伊寡妇之利”,《集注》云:“丰成有余,而不尽取,又于鳏寡共之,既足以为不费之惠,而亦不弃于地也”。故以金牛碾金盘,喻造化生利之无穷也,以金豆喻有余之利也。天地生利,固以养天下之人,岂鄙者可以尽贪哉!人之性贪者,或至于刻薄骨肉,罔顾天理。一叶障目,不见泰山。匹夫匹妇而欲盗取神牛,真可谓利欲熏心,胆大包天者也,死于非命,不亦宜乎?小儿既失父母,兄嫂又刻薄若此,其为悲苦无告可知也。仙翁者,无非道路之人,以不忍之心,掇有余之利,为不费之惠。倘有大德之君子,拯人于饥寒,济人于危难,吾民至于没齿不忘,虽神而明之,不亦宜乎?故曰:金牛传说,虽世外之神话,实千秋之寓言,可不痛哉!所云仙洞者,蒙昧未开,大同之世也。吾人智识渐开,欲心方炽,淳朴已散,谲诈方滋,是以仙洞永闭,而金牛遂死矣,可不悲夫!故曰:金牛传说,实先民之史诗,人类之悲歌,可以三味。余思之愀然,乃为之诗云。

  作者胡春雨,济南民革文史研究会、南充抗战历史文化研究会理事,天桥新阶层联谊会建言献策委员会、山东鹊华律师事务所主任,文化学者、作家、诗人、时事评论员,少陵诗词文学社澳门总社常务理事、舜网文学驻站作家,中国诗词研究中心暨中国诗词研究会、济南市作家协会会员。

  从事律师十六年,承办各类案件六百余起,多起案件成为省市区示范性案例,被中央和省市媒体广泛报道。做好本职工作同时,通过人民网、山东文学、齐鲁晚报等各大媒体,发表各类作品近四百篇、百万字。其中,撰写了大量游记散文、历史随笔和山水诗篇。寻访名山大川,感悟历史文化,留下思想足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