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分分彩 > 诗词比兴 >

董元奔读诗词(第八期):陆机诗不言志

2018-08-19 12:37

  【编者按】董元奔,江苏宿迁人。作者多年研读古诗词,写下了数百篇阅读札记。编者择其中部分篇什,按照文学史顺序,每周推出一期。

  陆机(261-303),字士衡,吴郡吴县华亭(今上海市松江区)人。陆机擅五言诗,这首《拟兰若生春阳》是其代表作之一。

  我见过被人糟践的、浑身是伤的树,也遇到过被泥石流残损、被冰霜冻折的树。即便如此,树,依然保持着优雅的姿态,看不出痛苦的样子。你将树枝剁掉,树枝与树身远远地分开了,树枝和树身依旧各自成景,不失其风华。这很像是一本好书被撕碎了,但“残简”照样闪光,辞采无法撕碎。想羞辱一棵树吗?我看是不可能的。羞辱者不能达到目的,羞辱者便羞辱了自己。再肮脏的地方,只要树往那里一站,那里一下子就站出了品格。树,是天地间惟一的君子。荒凉的世界里,远远地望见一棵树,就像望见一个亲人。

  “嘉树”,是对树的美称。陆机此诗借嘉树说佳人,借佳人独守空房而不丧其志,来表明自己是一个品格高尚、不会趋附于现实命运的君子。以香花兰草嘉树来明志,是从先秦就有的文学传统,并且是普遍现象,到魏晋时期依然普遍,不过之后就渐渐的稀少了。

  陆机这首诗除了继承先秦传统,还学习了他那个时代流行的“古诗十九首”的诗歌技法,主要表现在比兴手法的运用,悠远意境的营造等方面。但是,此诗又有明显不同于“古诗十九首”的地方。“古诗十九首”主要表达闺人念远或游子思乡的情怀,虽然幽怨,却也缠绵,读来倒也惬意。而陆机此诗危机四伏,字里行间充满杀气,读来直觉得冷风飕飕,令人不寒而栗,陆机简直就是在写一首绝笔诗,虽然这并不是他最后的作品。

  陆机本是三国东吴名门望族,大将军陆逊之孙,大司马陆抗之子。太康元年(280),陆抗病死,刚刚二十岁的陆机被朝廷录用为牙门将,不久东吴国亡,三国归晋,陆机与弟弟陆云(262-303)退居家乡,闭门读书,长达十年。

  如果日子就这样平静、平淡的话,陆机陆云家有千顷良田和豪华宅院,安享富贵直到白发苍苍,不成问题。但是,二陆毕竟是官宦之后,又是读书人,建功立业是他们永远都不会忘记的,于是,太熙元年(290),兄弟俩来到洛阳求取功名。陆机陆云的才学在江东本来就是一流的,入了洛阳迅速名震天下,一时间有“二陆入洛,三张减价”的坊间美谈,所谓“三张”是指当时洛阳著名文学家张协、张载和张亢。而立之年,果然而立,陆机被西晋朝廷拜为祭酒,不久又升任太子洗马。

  但是西晋(包括后来的东晋)是纷乱如麻的时代,西晋“八王之乱”时期更是尤其纷乱,陆机正好赶上了。司马氏宗室争夺皇权,互相起兵攻伐,各大豪门或者依附司马氏某一支,或者自成一支,也加入到在朝廷里弄权和在京城内外的混战之中。晋朝政坛看似英雄辈出,却都如过眼烟云,难有如故曹操之雄才大略者,当政者全如其先人司马昭,心胸狭窄,不能容人,时有害人之心,动辄就是灭门。陆机陆云虽然入晋为官了,但是并不受北人信任,因而壮志难筹,陆机心有怨愤,所以写了《拟兰若生春阳》以明志。

  在《拟兰若生春阳》中,陆机把自己比作污泥不染,洁身自爱的嘉树和美人,但是实质上陆机并没有做到这一点。

  元康元年(291)晋惠帝的皇后贾南风发动政变,主持朝政,为了得到当权者青睐以获取高官厚爵,陆机依附外戚贾谧,成为以巴结逢迎而臭名昭著的“金谷二十四友”之一。陆机虽然没有像潘岳和石崇那样对着贾谧坐车扬起的尘埃作揖,但是他写诗歌颂贾谧及其父祖,极尽吹捧之能事,其实贾谧及其政治集团垄断朝政,擅杀异己,疯狂掠夺良田珠宝,无恶不作。

  永康元年(300),赵王司马伦发动政变诛杀贾南风,陆机迅速投靠司马伦,协助司马伦铲除贾氏余孽,后被拜为中书郎,赐关内侯。第二年,齐王司马冏、河间王司马颙、成都王司马颖联合起兵诛杀了司马伦,陆机便委身于司马颖,被拜为后将军、河北大都督。太安二年(303),长沙王司马乂领兵讨伐司马颖,这次陆机没能巴结上司马乂,兵败全家被杀,陆云全家也被牵连。

  都说文学不可依附政治,可是文学家却总是喜欢功名。在一个健康的社会里,文学家自然有机会实现自己的政治理想,但是在西晋那样一个魔鬼轮流当道的社会里,陆机又能怎么做呢?不仅陆机违背自己的良心轮番依附权贵,那“二十四友”作为当时最重要作家的集团,哪一个又不跟陆机一样呢?

  陆机最终成为刀下之鬼,是他个人的悲剧,是西晋时代之悲剧,而陆机这首《拟兰若生春阳》所吟咏的情操并不是自己所坚守的情操,这又是不是文学的悲剧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