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分分彩 > 关天茶舍 >

【天涯】在茶馆里的日子之温青青

2018-09-07 11:04

  于是便在腾讯上搜索:第一,名字要起得好;第二,人不要太多,太吵了不好。几经筛选,就看到了天涯海阁。与君初相识,犹如故人归。天涯明月新,朝暮最相思。看上去很美。迫不及待就进去了,被告知要进另外的群考试。申请了,等的一分钟,还没进去。再点。如是再三,终于进去了。其实我这时已有好多年没看过武侠了,所以对于考试,多少有点发怵,于是考试的时候便选了历史。

  考官是一笑,题目不难,顺利通过。人果然不多,但对我来说还是有点多。刚来的时候对于各种别称有点分不出来,譬如说阿雕、小小酥。后来改名字叫温青青,原意本是青青子衿,悠悠我心。便被姥姥和虫虫称为青青河边草。还记得阿雕发的表情:抱着吉他的小人,旁若无人的唱歌,旁边一行粉红色的小字:青青河边草,悠悠天不老。立即脑补:原谅我一生放荡不羁爱唱锅这句话。我在屏幕这方捧腹大笑,乐不可吱。那时候菜菜说她是新人,我觉得真是缘分。后来过得几天,我在群名片中搜素不到菜菜的名字了,便也开始不动声色疏离了。慢慢熟悉是在有次玩成语接龙。那天不是很忙,在群里聊了一整天,觉得特好玩。玩真心话大冒险,每次都是我输,以至于现在别人对心心相印,我可以立刻对出印累绶若这个成语。预热过程结束。且将新火试新茶,诗酒趁年华。

  后来我便辞了职,歇了一个月左右,每天泡在群里。日子过的甚是潇洒。就像虫虫说的一句话:云淡风轻,饮一杯甘茶,醉卧天涯。金书其实我是不很懂的,不过我很喜欢书中那种生活,鲜衣怒马,仗剑天涯。很有诗意的生活,武侠本身就是一个很美丽的梦:譬如在江南的一座茶楼旁,柳烟堆雾,青衣长剑,青石板上跫音缓缓而来,想起来就忍不住屏住呼吸去感受这种惊艳。就像这茶馆,很让人觉得与众不同。

  相比于历史群少了些文人相轻的辛辣,多了一份属于侠者的浪漫,尤为难得。在这里认识了好多朋友,灵儿,一笑,阿雕,风,广陵,盈盈,虫虫和菜菜,阿段,宋宋,豆豆,还有小宝,乌老大,三七,三哥,四哥,虎子,长风等好多好多各种各样的人。每一个人都可以让我觉得原来还有这样的人。书读得多了,就会越来越觉得自己的浅薄,同样,聊天聊得久了,更能知道自己的不足。在我看来,灵儿雅量且捷悟于金书;一笑严谨学院派十足却并不仅限于金书;阿雕言语无人能及广度亦然;清风则虚怀若谷,涣兮若冰之将释;广陵我觉得是文学胜于金书,很雅致的一个人(在我看来,会音乐的人都很文雅);盈盈遣词造句尤精;虫虫的专业第一次听说时让我直呼神一般的存在,还有菜菜,不如改时间我们再聊两毛钱的英雄志,如何?阿段则新语迭出,令人捧腹;宋宋胜在旁征博引,论证严密很有公孙龙白马非马的范;豆豆每自称金书一点不通,实不足信,而况其文学亦通。小宝和我很有共同语言,我们同喜欢魏晋南北轶事,而且金书也可以娓娓道来;乌老大套用句古语则是“微妙玄同,深不可识”猜不透,总有给人惊喜的地方;三七和三哥金书最为精要,且二人气质很是不同,三七胜在婉约,三哥则可列为豪爽;至于四哥,诗词接龙令某青叹为观止;虎子怎么说呢,经常也是自称什么都不懂,其实不然,文章写的某青也很佩服,浑然一体幽默好玩。长风则告诉过我他的名字,让我想起了陈庆之,聊了一会他很自负的告诉我说,我敢打赌你身边知道陈庆之的肯定不多于三个人。我细想了一下,怕是一人都没有。还好我还有天涯的这么多朋友,可以一起言笑晏晏,把时光温柔。

  多少年后,我会怀念。有这么一个地方,看着我们的青春是怎样从翠绿,而金黄,而终于,灰白。当我们白发苍苍,满面皱纹,可以将它展示给别人看,我们骄傲的青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