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分分彩 > 关天茶舍 >

人才]愤青的族谱----后鲁迅时代的中国人(之三)(转载)(转载

2018-08-21 20:37

  “愤怒青年”原系战后五十至六十年代初英国一个文学流派,代表作有剧本《愤怒的回顾》、小说《往上爬》(另一译名大概叫《坡顶上的房间》)等。其实,一代青年的思想脉搏大致是同步的,如美国的《麦田守望者》(1951年)、苏联的《带星星的火车票》(60年代),它们虽各有差异,却都对传统价值僵化和虚伪的部分表示出深深的怀疑。那时候,重门深锁的中国并无“愤青文化”,除非你把王蒙《组织部新来的年青人》也算上。

  文革骤起,愤青应运而生,他们叫做“”,却是奉旨造反的一群。谁能说当年的他们不是丹心一片?他们让别人流血,而后自己也流血,卒令太阳更红,红得滴出汁来。鲁迅在《我要骗人》中写道:“中国的人民,是常用自己的血,去洗权力者的手,使他又变成洁净的人物的”。末了,这茬愤青被流放到穷乡僻壤,在彼处苦涩地咀嚼着自己残破的青春.....至70年代,神州霜凝寒野,国门锁得更紧,却出现了疾风劲草一般的愤怒青年,他们喊出的时代最强音,凝聚到北岛的一句诗里:“我--不--相--信”。有了这“不相信”的一代,才有了80年代青年对新知渴求。那是启蒙的年代,如潮涌入的新知尽管相当芜杂,且在这块贫瘠土壤里扎根未深,但关键是鲁迅所言的“瞒和骗”的把戏已经油枯灯尽,再难瞒骗下去了;何况血泪斑驳的日历才翻过去不久,惨痛记忆就是青年的导师,在那个年代,共产意识形态和集体主义受到了空前的挑战,宫廷藏经阁门前那对风化剥落的石狮子已摇摇欲坠。

  权力者却从瓦砾之中翻寻出一个火盆子,用吹火筒呼哧呼哧煽旺了,再把“瞒和骗”这帖狗皮膏药烤软烤热,糊在民众溃疡的创口之上,竟立收奇效,欲消炎虽未得,镇痛倒也灵验。自不待言,这帖膏药就是“民族主义”,它的两大煽情口号一是“爱国”二是“说不”。前者诉诸大众浅层次的基本情感,后者则竖起一串假想的敌国靶标,使民众的不满和愤怒有安全的宣泄去处。在摈弃了以前的僵硬的“主义”教科书,改为粗线条的感性灌输,这种舆论导向果然一呼百诺,非但拯救权力者于危难之中,更使之重新垄断了道德合法性和话语权。坊间对“爱国”和“说不”的共鸣,根植于中华民族近代以来的文化挫折心理,和底层反智主义的义和团情结。一旦自由的诉求被妖魔化为西方帝国主义之颠覆黑手,那页猩红的日历便被撕去了。当时要求民主参政的共和精神,如今已在一片说不的狂嚣里被漂白。青年的血,再次被权力者拿去洗手......而那代人的思想方舟,又被一条镀了金的铁链锚定在“闷声发大财”的码头上,物欲、拜金、唯利的“经济发展”,加上令人胆悸的精神刑具。他们由沉默而迷惘,而迷惘而沉沦。一种糜烂腐败的气息弥漫了整个90年代,光怪陆离的社会就此浮现在茫茫欲海之上,如鲁迅言:“现在的光天化日,熙来攘往,就是这黑暗的装饰,是人肉酱缸上的金盖,是鬼脸上的雪花膏。”(鲁迅《夜颂》)十羊九牧,十官九贪、十商九奸、十仓九蛀、十物九假、十鼠同穴.....而社会摩擦碰撞出来的愤怒,却十中有九被“导向”引进了仇外民族主义的运河,它们只能在人工开掘的河床里翻腾喧哗,纵然声震十里,却无足为患。

  对于身边的腐恶龌龊,眼不见为干净,一如鲁迅言:“必须敢于正视,这才可望敢想,敢说,敢作,敢当。倘使并正视而不敢,此外还能成什么气候。然而,不幸这一勇气,是我们中国人最所缺乏的。”

  也难怪,在中国要敢想敢说,敢做敢当,就要付出代价,常常竟至于流血。中国人为此已经葬送了多少性命,才锻造出这怯懦孱弱的一代!

  鲁迅指出:“会觉得死尸的沉重,不愿抱持的民族里,先烈的‘死’是后人的‘生’的唯一的灵药,但倘在不再觉得沉重的民族里,却不过是压得一同沦灭的东西。

  中国的有志于改革的青年,是知道死尸的沉重的,所以总是‘请愿’。殊不知别有不觉得死尸沉重的人们在,而且一并屠杀了‘知道死尸沉重’的心。”(鲁迅《死地》)

  于是,我们看到了新一代愤青的时代面影。他们并不都是“愤怒”的,因为90年代大众文化有一大支脉--顽主文化,它固然有着对现实政治的幻灭和轻蔑,却是典型的犬儒主义和阿Q式的精神逃遁。它对陈腐的正统意识形态之嘲讽和开剥,其实非常犀利,但除了风烛残年的前朝遗老为之蹙眉扼腕,执政的主流集团却“大撒把”了,要说他们无力兼顾,不如说他们经多年的“反自由化”、“清除精神污染”的攻防战之后,已大部弃守这块传统的思想阵地,它实在是把持不下去了。毕竟“顽主文化”并无迫在眉睫的颠覆性,被它化崇高为腐朽的那些信条,连权力者自己也不再信奉了,让顽主们玩一玩又何妨?说来王朔是位很有天份的作家,他对当代都市语言的提炼,几乎无人能及。如“金钱不是万能的,没有钱是万万不能的”;“我是流氓我怕谁”;“只要你自己不把自己当人看,就没有人把你当人看,你就痛快了,世上没有翻不过去的坎。”都是点石成金之笔,然而,当阿Q落败时,“他擎起右手,用力的在自己脸上连打了两个嘴巴,热刺刺的有些痛;打完之后,便心平气和起来,似乎打的是自己,被打的是另一个自己,不久也就仿佛是自己打了别个一般,__虽然还有些热刺刺,__心满意足的得胜的躺下了。”(《阿Q正传》)这种自轻自贱的大众文化,原来早就根植于国人的遗传性格之中!

  然而青年对社会现实的憎厌,并非光靠痞子式的黑色幽默就能排遣,青春总是有棱角的,无论服用几多凉血清热的汤药,暗疮总要生长出来;可幸有一种因势利导的大内秘制丸散,能让他们在捶胸顿足的“说不”吼叫中尽情释放自己的愤怒。90年代的另一脉大众文化,正是狂热的民族主义。要说它是“思潮”,无疑成立,但更准确地说,它是大众文化;它固然是愤怒的、喧哗的,却又是消闲的、娱乐的,它是周围种种被毒化的垃圾和废气的排放管道。想采集一个粗鄙的标本,俯拾皆是__某年春节联欢晚会陈佩斯、朱时茂的小品《万国运动会》(?)正是一例;如此肉麻当有趣,让人觉得迭经百年蹉跎与苦难的中国人都白活了,迄今竟一无长进。

  对于嘻嘻哈哈和咬牙切齿的两股大众文化潮流,鲁迅当年也认准了穴位,对于前者,他说:“中国人的不敢正视各方面,用瞒和骗,造出奇巧的逃路来,而自以为正路。在这路上,就证明著国民性的怯弱,懒惰,而又巧滑。一天一天的满足着,即一天一天的堕落着,但却又觉得日见其光荣。”对于后者,他说:“现在,气象似乎一变,到处听不到歌吟花月的声音了,代之而起的是铁和血的赞颂。然而倘以欺瞒的心,以欺瞒的嘴,则无论说A和O,或Y和Z,一样是虚假的;只可以吓哑了先前鄙薄花月的所谓批评家的嘴,满足地以为中国就要中兴。可怜他在‘爱国’大帽子底下又闭上了眼睛__或者本来就闭着。”(鲁迅《论睁了眼看》)

  这代愤青的燎原之怒是民粹的,反智的,是庸众群氓式的喧嚣。他们爱国成狂的入魔状态,教人讶嗟。如《中国可以说不》这部秘笈,疾呼中国的青年要准备打仗,小打不如大打,晚打不如早打。他们似乎完全不晓得,在上两代愤青“”口中,曾迸发过一模一样的话语,而且说得是那么斩钉截铁、铿锵有力。那时是要“打”美帝苏修和一切国际反动势力,解放全人类,大有上九天揽月,下五洋捉鳖的豪迈气概。而今这辈愤青所持的是悲情苦主的报仇雪恨心态,只咬定中华民族唯一的心腹大患、“亡我之心不死”的美国霸权主义,所谓“丢掉幻想,准备打仗”,仗打不打得起来尚未可知,幻想却是丢不得的,这是最能为他们长气的“”。

  本来,喊几句“小打不如大打,晚打不如早打”,也非难以治愈的臆想症。君不见前辈愤青”“们,疾呼之余,意犹未尽,还真越境去投奔越共和缅共,解放全人类去了。如今的愤青不外是口舌逞雄,在防盗门后面耍大刀而已,其实有点心理病症,也未到耻于示人那么严重。要比精神狂躁,能比得过前辈?正是集体入魔之深,才能有后来集体脱魔的大彻大悟。只不过,这一辈愤青的情与欲犹在疯长,而“超龄愤青”----关于超龄愤青,参见《审视我们的时代—后鲁迅时代的中国人(之一)----则仍沉湎于“爱国气功”的调息之中,那是他们存活在令人憋气的酱缸里唯一的寄托和自拯。按说年轻气盛时喷发几句臆想的谵妄,并不丢人。但“超龄”之后仍珍藏着青春暗疮的疤痕,不时亮出来以示自己永葆“说不”的热血与激情,迹近滑稽,便又是在“做戏”了。如此敝“疮”自珍,亦如鲁迅言:“即使无名肿毒,倘若生在中国人身上,也便‘红肿之处,艳若桃花;溃烂之时,美如乳酪。’”(鲁迅《热风》随感录39)

  综合种种失心疯的梦呓,标明了民族昏热症体温表上的刻度。说不愤青为何入魔至此?因为他们的心理是扭曲的,其“国家主义”的民族情结,由自恋成癖到自虐成狂,他们把自己的民族想象成一个含冤怨妇,想象成一个披散着长发吊着长舌的、被人勒死的厉鬼,终日追魂索命,清算十代以上的血仇。为了诅咒仇家,便还要为别的“难友”申冤,他们的精神盟友(或准盟友)还有卡扎菲、萨达姆、米洛舍维奇、 、拉登、哈马斯.......然而,把“说不”愤青的心理扭曲至此的,还要算上他们自己的政府。权力者为维护自己统治的合法性,为垄断意识形态话语权,他们一再加柴添火,让民族主义烽火台终日狼烟大举,让“说不”爱国狂们牙槽渗血、怒发冲冠,但他们只是这种把戏中的道具,因为权力者自己并无胆魄去“说不”,时不时作作态倒还可以,一到实际操作,便不离“投弃权票”、“消气外交”。于是,每逢外交摩擦,念念有词的“说不”咒语,却总不见灵验。难免的,那些在拳坛香案下顶礼膜拜、忠肝义胆的爱国愤青,便益发屈辱,加倍愤怒,他们情绪的发泄,已不能依照官方精心构建的下水道而涓涓流淌了,911狂欢便是典型一例,群情鼎沸,咆哮万里触龙门。卒令乱了阵脚的官方也忙不迭地去“消音”,为决堤而出的排空浊浪去分洪蓄洪......精神暴民形而上的仇恨发泄,正应验了鲁迅之言:“暴君治下的臣民,大抵比暴君更暴;暴君的,时常还不能餍足暴君治下的臣民的欲望。”(鲁迅《热风》随感录65)

  种瓜得瓜,种豆得豆,既然民族主义的炉膛里正大火熊熊,仅靠扬汤止沸又岂能解开爱国愤青怨恨交加的心结?于是“说不”怒吼的分贝仍在升高,民族受虐心态仍郁结于心。便见泼粪和泼漆的爱国义士层出不穷,由愤而粪,由愤而泼,是为必然。有此世情,遂有此世相。被阉割了“愤怒”的国民,只能去咀嚼被允许的“愤怒”。鲁迅在《杂感》中说:

  他们一生都过在愤怒中。因为愤怒只是如此,所以他们要愤怒一生,__而且还要愤怒二世,三世,四世,以至末世。”

  鲁迅先生一语成谶,被他“哀其不幸,怒其不争”的国民至今犹然。这谶语正是说不愤青们“愤怒”的注脚。

  对于身边的腐恶龌龊,眼不见为干净,一如鲁迅言:“必须敢于正视,这才可望敢想,敢说,敢作,敢当。倘使并正视而不敢,此外还能成什么气候。然而,不幸这一勇气,是我们中国人最所缺乏的。”

  ‘也难怪,在中国要敢想敢说,敢做敢当,就要付出代价,常常竟至于流血。中国人为此已经葬送了多少性命,才锻造出这怯懦孱弱的一代!“

  但民族主义者并非一无是处-------总不至于拿卡扎菲、萨达姆、米洛舍维奇、 、拉登、哈马斯......这帮杂焠当精神盟友吧?愤青又令当别论了。

  芦笛的《丑陋的大陆人》系列和林思云的《中国没有思想家、没有自己服装》系列及易君的《后鲁迅时代的中国人》系列,是中国二次新文化运动或二次启蒙运动的先声之作。意义可知。

  综合种种失心疯的梦呓,标明了民族昏热症体温表上的刻度。说不愤青为何入魔至此?因为他们的心理是扭曲的,其“国家主义”的民族情结,由自恋成癖到自虐成狂,他们把自己的民族想象成一个含冤怨妇,想象成一个披散着长发吊着长舌的、被人勒死的厉鬼,终日追魂索命,清算十代以上的血仇。

  字码完了,叫好的叫好,泼粪的泼粪,而中国的一切却没有因易先生在美国放的一只蝴蝶而引发一场龙卷风。

  “勇者愤怒,抽刃向更强者;怯者愤怒,却抽刃向更弱者。不可救药的民族中,一定有许多英雄,专向孩子们瞪眼。这些孱头们!

  “孩子们在瞪眼中长大了,又向别的孩子们瞪眼,并且想:他们一生都过在愤怒中。因为愤怒只是如此,所以他们要愤怒一生,——而且还要愤怒二世,三世,四世,以至末世。

  “无论爱什么,——饭,异性,国,民族,人类等等,——只有纠缠如毒蛇,执着如怨鬼,二六时中,没有已时者有望。但太觉疲劳时,也无妨休息一会罢;但休息之后,就再来一回罢,而且两回,三回……。血书,章程,请愿,讲学,哭,电报,开会,挽联,演说,神经衰弱,则一切无用。”

  易先生怒到(三),不知道对象到底是什么?不要又来说现在审查,网上不好说话之类的话吧?如果你不好说话,可以学我跟贴。

  骂易的各位:只管在这里骂,你们也只是图个口快或借骂易混个名声而已。如果易大旗屑于和你们这群没脑子的东西争个什么的,他就不是易大旗了。哈哈………………

  易生此文似是先把鲁迅先生的文句截成段落,然后依次填空。强先生文字为己用,而并不管当时语境,正如现在不少“反腐”作家,原本是写出身的,只因为原本的出路已尽,便来写反腐小说。只是先把反腐的东西截成情节后,偷偷的将以前得意的颜色添加进去,更成情趣。

  芦笛的《丑陋的大陆人》系列和林思云的《中国没有思想家、没有自己服装》系列及易君的《后鲁迅时代的中国人》系列,是中国二次新文化运动或二次启蒙运动的先声之作。意义可知。

  如果是,既然网上如此多“泼粪”的声音,显然先生的工作“路漫漫其修远兮”.....既然贴了文章出来,却不应是,只可瞻仰,不能讨论。既然可以讨论,易先生却“很忙”,我没见他针对文中具体某个质疑点出来解释的,或者是不屑为之吧。

  还有一句,既然那么多人没有理会,先生又或者同道中人更应耐心俯下身来,却别拿着“理解力”的旗子来搪塞人。

  这位易某某写的东西,大部分都是逻辑混乱、强加于人,七拼八凑,并无什么深刻的见解和新鲜的知识,不过是变着法子漫骂中国和大陆国人,这样的帖子一而再、再而三被标上“红脸”,关天少数人的文化倾向的确值得思考

  ----提醒您一句,千万别提文化倾向这大字眼,立马会有人怀疑您是**局派来的又或者是御用文人之类的角色。

  此前不曾明白粪青们何以要骂,读了易先生的帖子,明白了。原来你们郁结于心的愤怒找到了“被允许的”的通道。怪道一个个的骂起来有恃无恐。哈,你们“这些孱头们!”

  易先生是弭平战争灾难的那个墨子,谩骂者则是那个勒索了墨子两个饽饽的守城门的士兵。这个典故如果不懂,可以翻翻鲁迅先生的《故事新编非攻》。粪青们是认不出真实的恩师的。

  正因为你们的骂,令我看到了:1人与人的距离;2思想统治的恶果;3启蒙工作的艰巨性必要性迫切性。

  向易先生致敬!所有的骂易者都将在日后的某个天赋之夜痛悔不已;那时,你们将想起易先生今日的苦口婆心……

  《向易先生致敬!所有的骂易者都将在日后的某个天赋之夜痛悔不已;那时,你们将想起易先生今日的苦口婆心……》

  易先生果然是苦口婆心,则我们有必要教育和改造他的世界观,祭天的圣女何尝不虔诚,只是苦了自己,害了别人。若有人能教她几堂自然科学,再拿个望远镜给她看看太阳系,岂不皆大欢喜。

  老金在线、立马下线。不在互联网上浪费宝贵的时间和金钱。(如果您不是上公家掏钱装的网络的线、不领工资,除非在关天发贴就是您的工作,又或者你是自己的老板。不然和我一样,是拿了老板的工资却消极怠工。

  易离墨子的距离,怕不止十万八千里吧。远点。墨子有鲜明的观点,兼爱非功,立论围绕着这个价值观念。决不因此把杂七杂八的东西捎带进来。

  批评中国的问题并不是妖魔话,但将中国的问题拿来污侮,这就是妖魔化。 照理说,一个民族的知识分子是本民族的“脊梁”的,而且中国的知识分子也常常是这样自诩的。但是本民族说不起话,站不直腰的时候,有很大的程度是这根“脊梁”出了问题。可是某些所谓的“脊梁”,在此时刻,居然能用“分尸”,从说不起话,站不直腰的民族躯体中分离出来,好像不关自已的事,把责任推得一干二净,指责躯体的落后,愚昧,和不理性,欲以其黑衬其白,这就未免太那个了吧。

  关天的诸位斑竹:收收吧。虽说是眼球经济,可是不论是正炒反炒,也得炒点像样的。炒这种货色不但费心费力。也太瞧不起人了。

  做环保的人,“----提醒您一句,千万别提文化倾向这大字眼,立马会有人怀疑您是**局派来的又或者是御用文人之类的角色。”

  呵呵,这“提醒”真是滑稽,我在自己的国土上、在中国人的网络上,连“文化倾向”这四个中国字也得“千万别提”?!这是布什、CIA还是易某某赋予您的智慧和规定?

  我们在自己的土地上自食其力,热爱自己的民族和国家,运用正当的权利维护自己的尊严,不需要什么“提醒”和“启蒙”----那些披着中国人的皮、拿着不知哪来的美圆、天天说着风凉话、咒骂着自己的同胞的“启蒙”。也善意的提醒你们,多花点时间认真了解自己的国家、自己的民族,多学点实在的本领,多做一点对得起祖宗、对得起自己、对得起历史的实事!

  有人开窗,将享受或已享受开窗者却骂开窗者,却招人来打击开窗者,这让人悲愤,这不知道是谁的悲哀。

  他们受刺激了,可怜的是他们无力正面反驳,一些人只好还是运用他们的习惯性思维,搬出“中国”、“米国”等等一贯说辞,却不见易先生文章中已对他们做了入木三分的描述——上面网友说得好,易先生的文章犹如照妖镜,照妖镜,好!说得贴切!

  易先生通过网络,通过传媒报纸,已然掌握大部分中国愤青的本质。古往今来能以滴水而知大千世界者,实无出易大师右也~~:)

  须补充的是,这里的“先声”指在社会上造成一定声势的“先声”。这种“先声”里还应提到王小波才是。只是王的声音不怎么直截了当罢了。刘晓波想法太极端,似乎只是喊些过激口号,难以列入。

  其实“二次启蒙”最早的声音是顾准、殷海光等。只是这些声音只是“孤鸣”,不算有一定声势的“先声”。流氓李敖可算半个“孤鸣”。

  不明白到底是谁真正需要启蒙,易大旗这些人士在海外华人中都没有市场,在国内却有这么多支持者,真是怪哉.

  我想易先生发在这里的许多文章,先是为海外的报刊写的,大部分原文大陆读者看不到。贴到这里的只是删节版而已。

  所以说“《后鲁迅时代的中国人》系列,是中国二次新文化运动或二次启蒙运动的先声之作”,我看过誉了。因为易先生首先不是为大陆人而写。

  你说他做宣传无非说动机,舆论自由不就是只得到各方的宣传吗?无论为了啥动机,你批他就批讲得不对的地方不就得了吗?

  “愤青”是一种提法,是对社会现象的一种解释,中国以前没人提出这个概念并不等于没有这种社会现象,所以说作者其实在偷换概念。

  而无论什么时代都会有这种社会现象存在,作者将中国愤青产生与文革,而不提5.4,显然是已偏概全。而作者已偏概全的目的无非是为了证明愤青是个坏东西,所以“民族主义”、“爱国主义”、“说不”都成了罪恶,都成了为统治者服务的工具,他根本看不到国家的存在就需要这些东西(或者他看到了也决不愿意承认)。而爱国主义正是国家这个群体内的个体声明自己群体正当利益的一种社会现象。

  这让我想起了易先生住的国家原来总统的一句话:不要问你的国家为你做了什么,而要问自己为国家做了什么!!!我觉得这是我们国人最缺乏的,有了这种精神,别的岂不都是小儿科!所以我觉得大家还是安静下来,从自己身边的事做起,处处为国家着想,这才是我国的希望,并且这样也能慢慢影响你身边的人,久而久之我国的风气毕将大改观!

  只是易先生引据失当兼明显倾向于作一个“思想的裁缝”而非一个“思考的智者”。这就让文章的论述和观点时时有失偏颇。

  比如易文有太多的先入之见,什么“‘民族主义’的两大煽情口号一是‘爱国’,二是说‘不’”。什么“坊间对‘爱国’和‘说不’的共鸣,根植于中华民族近代以来的文化挫折心理,和底层反智主义的义和团情结”。

  将“爱国”归于一种“文化挫折心理和底层反智主义的义和团情结”,且不过是“民族主义”的“煽情口号”。我想你一直推崇的鲁迅先生第一个不饶你。

  鲁老先生“出离愤怒”的底蕴正是“爱国”,而易文所表现的立场却是彻头彻尾的“刻毒”,无爱心之批驳,漫骂耳。

  此外易文存在明显的视野局限,以几个人所详熟的事例就要囊括整个民族的精神本质,以几个断章取义就来向人灌输先贤“精义”,就无法不让自己的行为沦为可笑了。

  新来关天或者总是谋求一种认同和重视,于是乎随手拣了“爱国”“走狗”“美元津贴”“最起码统一了中国”等法宝出来,哦嗬不得了,居然还有砸了不不还手的,那就更砸的起劲,既然在海外,必是“走狗”无疑,在国内,大底会置疑你的中国籍身份,老子爱国老子最大,爱国的话顶一万万句。

  其实借用俺们酒馆老板的一句话:象“我养你啊”本人这样下三烂水平的人来说,少说,多看,对你是最好的。抓住自以为的天大的漏洞上纲上线费那劲干嘛?

  不要砸偶,偶不值你们砸,要砸就要砸大牌,那才砸出气势,砸出“威望”,砸出“老子在关天也是看谁不顺眼就砸谁……”

  论坛这东西真叫一个奇。奇就奇在它可以让你说话。(虽然有时候也说不囫囵)可是说的什么话就不一样了。有的人说的是好话实在话,因为他看到了什么。有些人不仅没有看到什么,而且还说胡话,没用话。而且这些人还以为自己实现了什么----就是我可以拍人。对这些人来说,说什么话不重要,重要的是给谁说。一般他们选择比他名气大的,牛的。还自以为自己了不起了。那不过是在发泄,因为他们生活在一个压抑的世界,平时少有跟牛人叫板儿的机会。你也不瞧瞧你那副德行?还砸人?

  你是认为我在借说名人炒自己吗?我认就是。但你最好也看看都说了些什么,如果你同意名人也是说得的。

  你还指我在现实生活中没有地位、身份低微是吗?你说对了,而且连“压抑”也说对了。真诚希望你是个高贵而又舒畅的成功人士。

  只不同意你的“德行”之说。为什么呢?因为如果你认为我砸人砸得不够水平,你就说出不够在什么地方,我会真诚地感谢你。而你就如此气急败坏地骂我的德行不好,却又不管不问我说的什么,那只能说明你的德行是再糟糕不过的了。

  并且我料到是与多数会友的主张相合的。以我的接洽和观察,我们多数的会友,都倾向于世界主义。试看多数人鄙弃爱国;多数人鄙弃谋——部分一国家的私利,而忘却人类全体的幸福的事;多数人部觉得自己是人类的一员,而不愿意更繁复地隶属于无意义之某一国家,某一家庭,或菜—宗教,而为其奴隶,就可以知道了。这种世界主义,就是四海同胞主义,就是愿意自己好也愿意别人好的主义,也就是所谓社会主义。凡是社会主义,都是国际的,都是不应该带有爱国

  “虽然我们生在中国地方的人,为做梦便利起见,又因为中国比较世界各地为更幼稚更腐败应无从此着手改造起见,当然应在中国这—块地方做事;但是感情总要是普遍的,不要只爱这一块地方而不爱别的地方。这是一层。做事又并不限定在中国,我以为固应该有人在中国做事,更应该有人在世界做事。如帮助俄国完成它的社会革命;帮助朝鲜独立;帮助南洋独立;帮助蒙古、新疆、西藏、青海名治自决,都是很要紧的。”

  “中国的事,不是统一能够办得好的。中国二十四朝,算是二十四个建在沙堵上的楼。个个要倾倒,就是因为个个没基础。四干年的中国只是一个空架子,多少政治家的经营,多少学者的论究,都只在一个空架子上面描写。每朝有几十年或百多年的太平,全靠住一个条件得来,就是杀人多流血多。人口少了,不相杀了,就太平了,全不靠有真实的基础。因此我们这四千年文明古国,简直等于没有国,国只是一个空的架子,其内面全没有什么东西。说有人民罢,人民只是散的。“一盘散沙”,实在形容得真冤枉!中国人生息了四千多年,不知干什么去了?一点没有组织,一个有组织的社会看不见,一块有组织的地方看不见。中国这块土地内,有中国人和没有中国人有么大的区别?在人类中要中国人和不要中国人,又有什么不了的关系?推究原因,吃亏就在“中国”二字,就在这中国的统一,现有唯一救济的方法,就在解散中国,反对统一。”

  没想到的是,后面竟跟着这么多反对的帖子。纳罕之下又读了一遍,发现了原因。我发现您的矛头主要是指向这些年轻人的,而他们是无辜的受害者。他们其实是被关押着的囚犯,是与一切无论历史还是现状隔绝着的。

  我试图,现在也没有放弃,告诉他,你要有独立思考的能力,不能人云亦云。但悲哀的是,政治是如此地龌撮肮脏,我们自己都不得不低头,又怎能要求孩子站直脊梁。

  如果您的目的不是一宣心中怒气,而是帮助人们认清真相,那就请您耐心再耐心。年轻的心冲动而脆弱。首先得让他们听得进去,否则,哪怕你说的是真理,说了也是白说。

  看来易先生还是比较推崇鲁迅的.鲁迅=爱国.但当年是在之下.现在的爱国呢?很少人知.但知道了一定会愤怒的爱的.

  如果你有时间,请读《之一》,在这个系列里,《之一》触及的东西最多。《之二》已被删除,《之一》题目为:

  忽必烈见郭靖气宇轩昂,不自禁的喜爱,心想若能将此人罗致麾下,胜于得了十座襄阳城,说道:“郭叔父,赵宋无道,君昏民困,奸佞当朝,忠良含冤,我这话可不错罢!”郭靖道:“不错,理宗皇帝乃无道昏君,宰相贾似道是个大大的奸臣。”众人又都一怔,万料不到他竟会直言指斥宋朝君臣。忽必烈道:“是啊,郭叔父是当世大大的英雄好汉,却又何苦为昏君奸臣卖命?”

  郭靖站起身来,朗声道:“郭某纵然不肖,岂能为昏君奸臣所用?只是心愤蒙古残暴,侵我疆土,杀我同胞,郭某满腔热血,是为我神州千万老百姓而洒。”

  我的观念和官方已一样就意味着我是被官方毒害的一代?就不可能是我自己思索的结果?这是什么非此即彼得混账逻辑?还开启民智?别搞笑了

  我的观念和官方已一样就意味着我是被官方毒害的一代?就不可能是我自己思索的结果?这是什么非此即彼得混账逻辑?还开启民智?别搞笑了

  我喜欢数据,我希望大家能平等的争辩。而不是报纸都被一方控制,还到处把反对人士往国外赶。我不知道什么是正确的,但我相信平等的辩论的结果。

  大部分人把政治都当成一个宗教来信仰。把某些主义当成刘德华来崇拜。不过我认为他们有空闲还不如崇拜真的刘德华比较好。

  对未来可能的“二次新文化运动”的主旨,还是老家伙李慎之一文点破的:《中国文化是奴隶主义专制主义文化》。

  美国的对华战略应该分三步走---第一步是西化、分化中国,使中国的意识形态西方化,从而失去与美国对抗的可能性!第二步是在第一步失效或成效不大时,对中国进行全面的遏制,并形成对中国战略上的合围,包括地缘战略层次和国际组织体系层次,以削弱中国的国际生存空间和战略选择余地;第三步是在前两步都不见效时,不惜与中国一战,但作战的最好形式是美国不直接参战,而是支持中国内部谋求独立的地区或与中国有重大利益冲突的周边国家。

  这一三步走的战略已不仅仅停留在美国政府决策参考的层面上,在美国的外交实践中已经得到了体现。中央情报局便是推行这一战略的急先锋,其《十条诫令》便是明证。

  在中央情报局极其机密的行事手册中,关于对付中国的部分最初撰写于中美严重对立的 1951年,以后随着中美关系的变化不断修改,至今形成十条,内部代号称为《十条诫令》。其主要内容转述如下:尽量用物质来引诱和败坏他们的青年,鼓励他们藐视、鄙视并进一步公开反对他们原来所受的思想教育,特别是教育。为他们制造对色情产生兴趣的机会,进而鼓励他们进行性的滥交。让他们不以肤浅、虚荣为耻。

  第二,一定要尽一切可能做好宣传工作,包括电影、书籍、电视、无线电波和新式的宗教传布。只要让他们向往我们的衣、食、住、行、娱乐和教育的方式,就是成功的一半。

  第三,一定要把他们青年的注意力从以政府为中心的传统引开来。让他们的头脑集中于体育表演、色情书籍、享乐、游戏、犯罪性的电影,以及宗教迷信。

  第四,时常制造一些无事之事,让他们的人民公开讨论。这样就在他们的潜意识中种下了分裂的种子。特别要在他们的少数民族里找好机会,分裂他们的地区,分裂他们的民族,分裂他们的感情,在他们之间制造新仇旧恨。

  第五,要不断制造新闻,丑化他们的领导人。我们的记者应该找机会采访他们,然后利用他们自己的言辞来攻击他们自己。

  第六,在任何情况下都要传扬民主。一有机会,不管是大型小型,有形无形,就要抓紧发动。无论在什么场合,什么情况下,我们都要不断对他们(政府)要求民主和人权。只要我们每一个人都不断地说同样的话,他们的人民就一定会相信我们说的是真理。我们抓住一个人是一个人,我们占住一个地盘是一个地盘,一定要不择手段。

  第七,要尽量鼓励他们(政府)花费,鼓励他们向我们借贷。这样我们就有十足的把握来摧毁他们的信用,使他们的货币贬值,发生通货膨胀。只要他们对物价失去了控制,他们在人民心目中就会完全垮台。

  第八,要以我们的经济和技术优势,有形无形地打击他们的工业。只要他们的工业在不知不觉中瘫痪下去,我们就可以鼓励社会动乱。不过我们表面上必须非常慈善地去帮助和援助他们,这样他们(政府)就显得疲软。一个疲软的政府,就会带来更大的动乱。

  第九,要利用所有的资源,甚至举手投足,一言一笑,来破坏他们的传统价值。我们要利用一切来毁灭他们的道德人心。摧毁他们自尊自信的钥匙,就是尽量打击他们刻苦耐劳的精神。

  第十,暗地运送各种武器,装备他们的一切敌人,以及可能成为他们敌人的人们。其实,中情局对中国的秘密情报活动并不仅仅局限于意识形态领域。除了对中国民众、特别是青年人进行西方价值观的灌输外,中情局还积极寻找机会在中国煽动和组织动乱、挑拨民族团结,甚至向反对派别提供武器装备等军事援助。在西藏策动的叛乱被平定后,中情局就在美国中部的科罗拉多州设立了一个极为秘密的基地,训练西藏的游击战士。中情局考虑得极其周密,选择了科罗拉多高原,因为那里的地形、地貌和气候与西藏极为相似;而且那里较为偏僻,人烟稀少,容易保密。这一基地目前仍在使用之中。

  选择签名个人签名1个人签名2个人签名3个人签名4个人签名5个人签名6个人签名7个人签名8查看\设置签名

  3.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