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分分彩 > 关天茶舍 >

棋运国运道统沧桑

2018-08-21 20:37

  (加序:我一直想等中国围棋界的新生代在世界大赛中摩星摘斗,才把这篇写于1996年的旧文贴出来,但光阴似箭,日月如梭,其间仅有俞斌昙花一现,拿了一届不甚起眼的“世界棋王赛”冠军,余者碌碌,况且俞斌也是上一辈的棋手,胜而不足告慰国人。最近这届三星杯,常昊一举降伏李昌镐,眼看就要成就霸业,却完败于老将曹薰铉。经此一役,新生代要问鼎国际棋坛,只怕有得等了。于是只好怏怏地把旧文贴出__文中所录之“五虎上将”,除马晓春一人,其余皆已消隐。追抚往事,不胜欷嘘......)

  1994年勘为中国棋院的大吉大旺之年。棋坛“少帅”马晓春在汉城摘星折桂,为大陆拿下第一个围棋世界冠军。只不过,国人反应相当淡漠。比起1992年巾帼英雄谢军夺得国际象棋世界冠军之举国欢欣,实有天壤之别。究其因,可能是马晓春与聂卫平争冠,手背手心都是肉,降低了决赛的刺激性。至于深层的“国民意识”,大抵是中国人认为自己早该捧着金杯把玩了,却屡屡失之交臂,今日虽圆梦,却是三大世界性赛事中最不重要的那尊奖杯(南韩主办的东洋证券杯)__聊胜于无罢了。不想,马晓春于8月初再创佳绩,战胜小林光一而荣膺“富士通杯”世界围棋赛冠军。算下来,只剩最高规格的“应氏杯”世界冠军尚未染指。国人憋得太久的一口浊气,至少可以先顺一顺了。

  “试观一十九行,胜读二十四史”。这两句清词形象地概括了围棋与中国的道统文化、政治风云、社会生态之象征与隐喻的关系。本文将悠远的“国粹”故事一概从略,只从1949年后说起。

  中国人确实不必为迟来的“世界冠军”而沾沾自喜。三、四十年代的吴清源,六、七十年代的林海峰,都已登峰造极。当时并无世界大赛,日本棋坛就是至尊无上的舞台。尤是一代宗师吴清源,已臻不世出的武林奇人“独孤求败”的化境,在棋坛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眼空无物之余便“作冢埋剑”,隐逸林泉去了。

  然而,重门深锁的中国大陆,并不太清楚外间的情势。凋零的棋坛正陷于孱弱自卑与发愤图强的心理挣扎之中。五十年代,日本棋手首次访问红色中国,来了一位五段伊藤老太太,她一边织着毛衣一边落子,大江南北杀了一圈,毛衣织成,中国的定尖高手也输个精光了。这是令大陆围棋界几近于休克的一次“文化震撼”。

  中国固然是围棋的发源国,但它向“现代围棋”延伸却是日本人的功劳。中国出土的棋子最早是东汉的;出土的棋盘最早是隋朝的,只有纵横十七道,比后来的少了两圈;唐人留下了大量的咏棋诗句,却没有半张棋谱传世;宋人创造了《棋经十三篇》,至今仍是绝佳的指南;元代有了《玄玄棋经》,日本一版再版,其原版珍本仅余两册,大陆台湾各存一份;明清是中国围棋的高峰,名家国手星汉灿烂,但由于中国棋规的“座子制”(先摆四个“星”再落子,有点象中国象棋摆好阵势才动棋子)和“还棋头”的两大陋习,棋手欠缺现代围棋的全局观,思维的深度广度均不足。但即使如此,清末至民国的棋士已青黄不继,难望前人之项背了。

  围棋的四大中心,向来是北京、上海、浙江和安徽。安徽的风水变迁最教人扼腕叹息,此间既出皇帝、宰相,也出“桐城学派”和“新文化运动”的旗手(陈独秀),更盛产棋坛星宿,尤是文房四宝之极品“歙墨”的故乡歙县,明清两代,国手辈出。然而随着安徽的政经人文地位的衰落,棋坛也渐呈颓败。唯一堪提的是,北洋政府的总理段其瑞(安徽合肥人)喜好下棋,曾出资赞助稀世神童吴清源赴日深造,一代巨匠便鲤跃龙门。下延至“新中国”培养出来的60年代安徽国手王汝南八段,已是回光返照,此后安徽省及其围棋园圃,都从“中心”淡出,迅速“边缘化”了。

  围棋作为一种文化的载具,本来跟政治并无瓜葛。仅有两例:《唐书》记载,某进士被举荐出任杭州刺史,唐宣宗说读过此人的诗“青山不厌千杯酒,白日惟消一局棋”,这样的人怎能问政呢?另一则也是唐朝典故,为了让高丽国诚心悦服宗主国的文化仪容,便遣一个大国手痛宰来使,然后告诉人家这是我们的三流棋手。高丽使团为之气夺,想想当个“藩属”的小厮角色也值了。这几与“李白醉写吓蛮书”如出一辙。不过,历代的棋客与国运政情毕竟太隔膜。一如明代唐伯虎之句:“随缘冷暖开怀酒,懒算输赢信手棋”。说来这位大才子从吟诗作画到戏秋香,哪一门子不是“信手”的呢?这是潇洒、旷达、狂狷的混合。

  自段其瑞始,政治家才把国运与棋运往一块儿拼凑。这接力棒交到了新中国的勋臣陈毅元帅手里,陈是中共政要当中颇有个性和情趣的一个,此公好作惊人语,诸如“当了裤子也要搞!”;“中国人说话是算数的!”之类。他还有一句语录就是“中国围棋十年赶上日本”。陈毅是棋迷,他曾效法段其瑞,想把少年陈祖德和另一棋童送到日本去,便委托赴日访问的梅兰芳向故人吴清源传话,希望吴氏玉成其事。但不久中日因一宗政治事件而中断了民间交流,此议便成画饼。陈毅后来又发掘了一棋童,经常召他对弈。不消说,他正是后来名满天下的聂卫平。念这份功德,80年代日本棋院追授陈毅为名誉七段。

  然而,陈元帅的棋艺到底有几多斤两?众人都讳莫如深。终有好事之徒再三求证,判定陈毅不过是业余四、五级(入段之前分九级),连笔者这样的“臭棋篓子”还可让他子!陈为外交部长,“我们的朋友遍天下”,其实有数的友邦都在亚非,他出访多取道昆明,陈常与云南副省长史怀璧下棋,不过,匹夫无罪,怀璧其罪,史公千不该万不该,总是胜势。陈毅一瞅不对就要悔棋,史怀璧不让,吵得满面溅朱。时在昆明军区戍边的在旁观棋,和尚不亲帽儿亲,当然站在元帅这边,数落史同志“何必斤斤计较呢?”所谓观棋不语真君子,落子无悔大丈夫,在朝廷众多媚臣之中,陈毅的耿直已是凤毛麟角,悔子这种小节只好忽略不计了。

  “中国人说话是算数的”,这在古代大致还能成立。然而近代至今,“诚信”的守则已风化剥落得可以了,从国政商务到乡规民约,中国人说话“算数”的程度实不足以拿来夸耀。不过,陈元帅另两句豪语倒是兑现了,五、六十年代之交,大陆人穷得差点“当了裤子”,却是石破天惊地试爆成功了;1963年,陈祖德首次(被让先)战胜日本杉内雅男九段;1965年战胜日本“战后三羽鸟”之一尾原武雄八段;同年在分先对等的情况下战胜日本岩田达明九段。后来,王汝南、吴凇笙等同辈小将对日本高段也偶有胜绩。

  陈祖德的最大贡献是创造了“中国流”布局。当时中国棋手欠缺现代围棋理论,在布局上怎也追不上人家,要赢棋就靠中国古谱缠斗擅杀家传绝活,在中盘挑起战端,乱中取胜。“中国流”就是立足于进攻的布局。诚然,它后来愈见丰富和深邃,可攻可守,现在仍是中日韩棋界流行不衰的布局之一。

  文革开始,围棋被扫地出门,在沉沦之前的最后一场中日比赛,就成了绝妙的历史记录。来华的石田芳夫、加藤正夫、武宫正树都是未来日本大名鼎鼎的超一流棋手,但当时仅是毛头小子罢了。加藤犀利的“天煞星”功夫尚未练成,那阵他还是中规中矩的平稳棋路;武宫潇洒飘逸的“宇宙流”更无痕迹,出手就是初生之犊的乱砍乱杀。此行的赛果不值一提,倒是陈祖德等中国棋手每战必在棋盘之侧毕恭毕敬地摆上一本“红宝书”,令日方大觉惊奇,莫非这是中国人的“吉祥物”?下一场比赛日本人就照葫芦画瓢,也人手一册,并在对手频频“长考”之际,好整以暇地捧读红宝书,以其有限的汉字知识去用心领会毛的伟大教诲。

  此后,中国围棋队解散,国手全部下放工厂农村劳动改造。“南刘北过”(均为安徽人,居北京的过惕生为聂卫平的启蒙老师)之老国手刘棣怀在打扫厕所时扫了一张有毛像的报纸而获罪,于“斗争会”后中风......中国棋坛卧新尝胆之“十年生聚”,一时间风流云散!

  从老杜到小杜,大苏到小苏,中国文坛琴棋书画之道统相传了上千年,至今已有颓势。可能士人饱遭政治与商业的先后摧残,实无那份闲情逸致了。政治家似乎也是如此,从孙策到王安石,刘伯温到曾国藩,好棋道者到了陈毅,“段位”已告下跌,其后政坛兴的却是打桥牌,再往下,桥牌随着老邓消隐,中南海里轮到“麻将”登场,也未可知。

  然而,有个二流政客不能不提,他是官场上弘扬棋道的最后传薪者。刘建勋,资深中共干部,原是“白区地下工作”骨干,后又随“二野”征战,乃不折不扣的“刘邓黑线”人物。他曾受命于危难之际,到广西收拾“”浮夸风造成的惨局,逮捕和公审了一批基层干部,分田包产,令饥荒情势有所缓解。刘建勋被称为“救灾书记”,旋踵转赴人祸最烈的河南省,施政安民,亦不无建树,并开始了他近廿年之久的“河南王”统治。当时主持中央工作的刘邓都颇器重他。但是喜好棋道的此公却将“棋诀”活学活用,精于审时度势,进退弃取,强手迭出。文革之初,各封疆大吏均茫然不知所措,独是刘建勋瞅出形势已非,便抢先祭出一步“手筋”,河南省委遂成为最早倒刘邓拥老毛的急先锋。刘建勋随即大力提拔老毛曾青眼垂顾的,并一边倒地支持造反派,除上海外,河南便是造反派全面掌权的仅有省份。1974年第一次复出,倒也看好已在中央工作的,派他回河南“治理整顿”。纪在北京政坛摸爬滚打,已觉“”并非乘凉的大树,便落力执行邓的旨意,谁知却遭刘建勋处处作梗。后者认定老邓好景不常,进京开会,果然见邓公势孤,他竟落井下石,在会上公然当面痛斥其“非”,当时语惊四座。固然是特例,但王洪文、张春桥、姚文元等人均未至于在大庭广众之下对老邓肆意吆喝。刘建勋这手强横的“欺着”虽得利于一时,终是于全局上看错了棋。老邓再度复出,对这条“白眼狼”恨之入骨,将他幽囚于北京,并要开除党籍。除外,朝中诸公居然无一人肯施援手。对他的“组织处理”一直悬而未决,在他弥留之际,唯独到病榻前看望,并告知他的党籍总算保住了......“河南王”遂撒手尘寰。

  不过,刘建勋还有一点“德政”。他在棋坛满目萧瑟之中率先在河南恢复了围棋活动,使之成为全国仅存的一块绿洲,素无围棋传统的河洛中原在若干年后涌现出刘小光、汪见虹等全国冠军,并非偶然。明末的边关总督洪承畴嗜弈,农历谷雨那天手谈竟日,终局脱口而出:“一局围棋,今日几乎忘谷雨”。后来洪总督降清,有人为他拼凑出一下联:“两朝领袖,他年何以别清明?”这拿来用作政治投机家刘建勋的墓志铭,是最合适不过了。

  然而,后来棋坛上的“两朝领袖”聂卫平当时正陷落命运的低谷。他被发配到黑龙江北大荒“屯垦戍边”,为过把棋瘾,他常在冰天雪地中步行十余公里,去找另一兵团连队的北京知青程晓流手谈。聂与“时代精神”格格不入,农活固然干不好,“毛著”却也不用心去学。他常请假逾期不归,或干脆擅自溜出连队,到江湖上游荡。他甚至闯到上海,在公园里与“地摊”的野路子棋客过招。黑龙江并无刘建勋,故此“表现不好”的聂卫平在兵团遭到诸多压制,文革后期棋赛恢复,聂的参赛资格及单位调动,均被再三留难。诸如此类,聂卫平在《我的围棋之路》一书中都不欲多提。

  1974年,大陆中断了八年的全国围棋赛重新开张。当时可与陈祖德一争高下的唯有聂卫平。岂料聂才下了81手棋就以惨败告终。赛后棋手结伴出外游玩,只有聂卫平在成都宾馆后院杂草与蚊虫共生的角落面壁苦索,其悲愤欲绝之状令众人均不敢上前劝解......次年,聂获全国冠军,从此纵横天下,开创了长达十余载的“聂卫平时代”。

  聂访日刮起的“聂旋风”,以及在中日擂台赛上的“十一连胜”,已是家喻户晓的传奇故事。本文也不去多费笔墨。总之国际棋坛上的星宿级大师,没一人是聂卫平未赢过的。聂也是进入世界大赛前四名次数最多者,三次亚军、一次季军、两次殿军,冠军的滋味却是没尝过。争夺富士通杯那次是人家林海峰的“完胜”之局,这没得话说。最令人扼腕的就是“应氏杯”对南韩曹薰铉的五番棋了,前三局聂以2比1领先,休战后将移师新加坡再续,几乎所有人都押聂赢,孰料这期间发生了“”,聂在狮城连败两局,不但将冠军拱手让人,更就此从巅峰滑落,无复往昔的神勇了。

  外间对聂的恶评,并非成者王侯败者寇这么粗鄙。对此类文革式的“出身论”与“言行揭发”,笔者自然不会附和。聂家之“高干”也不算太高,他对陈家与邓家有点感情倒是不假。聂自言当初父母并不赞成他以棋为业,这一选择完全是“陈毅伯伯”促成的。陈已作古,也未闻陈家后人曾请缨屠城。

  我最近才晓得,小林光一有句评语:“聂君,德有亏,才已尽。”原来在大陆棋界与记者圈中流传甚广。小林不懂别国的国事,他指的应是聂与结发妻子孔祥明八段离婚而另娶一歌星。曾蝉联八届日本棋圣的小林光一,娶的是棋坛泰斗木谷实的女儿(60年代曾访华的女棋手),他对聂君的行径当然绝不认同。

  好象人人都无师自通地会耍点权术手腕,即使不是害人也要自保。体育界亦非净土,特别是那些四肢发达的猛男健妇,大脑的智能区闲置得太久,一旦开闸,智谋之深沉竟不逊于身手的矫健。如今占据国家体委各要津的,是乒乓球与排球两大功臣集团,前者更经的亲自提携与调教,个个都非等闲之辈。反观本来就是用脑的棋界诸公,智能区已超载,还要腾出些犄角旮旯来玩政治,实在不易。现在中国棋院的陈祖德、胡荣华(中国象棋)等“大腕”,都是雍容儒雅之士,在棋盘上装“套儿”,是绰绰有余,“玩人”却是没有的。至少吃了兴奋剂去下棋又或乒坛的“何智丽事件”,是闻所未闻。

  

  聂在国际棋坛上已是“夕阳武士”,恐聂症早被消解了。但聂的棋风十分大气,厚实而深远。他弈出佳作来,常令对手输了都不晓得是怎么输的。他的棋格尤其被韩国人推崇,称之为“大陆棋风”。首届应氏杯后,聂又曾与曹薰玄遭遇多次,聂的胜局甚少,曹成了他的头号克星。我看过每一局的棋谱,发现聂全是开局占优、甚至是大优,进入中盘才误算频频而落败的。随着聂的年华老去,我相信他会成为中国的泽藤秀行,泽藤是日本名宿,棋风奔放华丽,不拘小节,有“前五十手棋天下无敌”之称。老爷子中后盘已玩不转了,但他调教出来的弟子却是“跨越世纪”的日本希望。

  马晓春年方卅一,已是棋界众望所归的“少帅”,列为五虎上将的次席似乎有点屈尊。但记得老作家汪曾其对我说过:文学有“大家”与“名家”之分,名家往往比大家写得好,但大家还是大家。聂就是大家,马晓春则是名家。马的棋空灵飘逸,十几岁时就被泽藤秀行视为一代奇才了。马是浙江人,其纵横棋路,教人想到江南的书剑才子,妙着联珠,轻捷灵动,你拔刀酣呼,扑上去已不见他的影儿了。早在80年代初,国家队少年俊彦中的“力战派”刘小光输给同伴马晓春输急了,便闯到马的宿舍要在拳脚上见个真章,斗智不斗力的马怎会和他“单练”?故事便无下文了。不过今日之棋坛,真章已见分晓。

  五虎上将的第三席__“天下英雄谁敌手?曹刘。”曹大元与刘小光难分高下。按理是刘,他正好拿过世界赛第三名。一般棋迷多拥刘,业余爱好者都好战,刘恰是力大招沉的猛张飞,加上身高一米八几,相貌硬朗,真是堂堂一尊须眉男子!与刘弈棋,对他的“降龙十八掌”真是避之则吉。他好走偏锋,处处用强,如同盟军对日作战,琉球、冲绳小打小闹,实不如扔颗那般利索。刘小光“快胜”赵治勋、加藤正夫那两局棋谱,令我矫舌不下,简直就是空投在广岛和长崎的两颗核弹__他突然发难,外家功力便如惊涛裂岸,半个棋盘还空落落的,他已毕其功于一役了。然而,“斗力”的战法难免官子欠细腻。这点恰是曹大元的长处。棋如其人,曹的个性恬淡谦和,棋路也抱元守一,以静制动。他与刘小光同辈,以前却战绩平平,聂卫平巨眼识英豪,认定曹是“求道派”,假以时日,棋自然会“长”。观曹的棋谱,俱是阴柔的太极功夫,即使是败绩也罕有丢盔弃甲的,先前他总是输人半目,被讥为“曹半目”,这份刺激倒令他修练成天下一品的官子功夫,连马晓春恐也稍逊于他。恰逢中国围棋的低潮期之际,唯有曹一枝独秀,前两届中日擂台赛,正是他独劈华山,让聂、马一边凉快去,斩关夺隘,一战成名。曹大元算熬出头了。

  五虎上将之末席钱宇平,颇教人惋惜。钱的棋最为稳重平实,无半分华彩。人为大师,我为工匠,钱落子如砌砖叠瓦,兢兢业业,人称“钝刀流”,钝刀子切肉不觉痛,和他对弈,并不觉得自己棋势差,到后盘才渐觉未见明显占优,这就玄了,越到最后输赢越是悬于一发之间。钱正是靠这把钝刀,杀人不见血,一路奏捷,叩关富士通杯,将与赵治勋争冠。赵与钱有若干相似之处,少有妙手而基本功非常扎实。二人对决终须要看内功与定力的深浅。然而到底是钱的定力太欠火候,在决赛之前突告精神崩溃,不得不弃权了。钱调养了很久,年前才重出江湖,却未有佳作。钱虽还年轻,但考虑到他早年便有精神病史,名次再往前靠,怕是很难了。但仍有人寄望他日后偶有流星般的瞬间璀灿,茨威格的小说《象棋的故事》中的怪客也是精神病患者,他意念一动,谁与争锋!然而,再等了两年,看来还是没戏了。他的五虎将之席位,已被新秀常昊所夺。

  大陆围棋界的渐有起色,显然与中国棋院的改革有关。由于近十余年的“金牌战略”,一俊遮百丑,体育界弊端丛生,改革甚难。最先推出来作“试点”的是足球、棋类等几个项目。国人对足球充满着窝囊的记忆,国家体委也把这“鸡肋”踢给社会,谁知实行职业化后竟行情看涨。围棋也是一样,国家不养了,实行职业棋士制。地方棋队有企业掏腰包,尚可苟存,没人养的只好自祈多福了。现在各参赛者都自掏旅费,赢一局有数百元对局费,赢得越多酬金越是递增,如此臭棋篓子就别来丢人现眼了。至于那些有大志向的自然输了还会再来,只当年年赶科场,直熬到“范进中举”为止。素被包养惯了的棋手,陡然压力大了,生于忧患,死于安乐,庸才与混混儿趁早卷铺盖也罢。

  由此想到,中国政府不但本身冗员超载,更拉家带口地养着太多闲杂人等,实际又都喂不饱。芭蕾舞演员去为酒廊的末流歌星伴舞,中央乐团的演奏家化为舞池的急管繁弦......风尘扑扑地“创收”不已。何不全面收束,紧缩摊子,只管几个国家级的博物馆、剧院、乐团,不让他们饿着,其余一概“放生”好了。

  举报2楼点赞作者:我曾是海时间:2002-01-23 08:07:27中国人气未平心未和,现在是很难有建树的。

  举报4楼点赞作者:我曾是海时间:2002-01-23 08:12:58中国改是一定得该了,但都要有耐心。

  举报5楼点赞作者:jhealth时间:2002-01-23 10:11:31易先生这般说中国围棋界:……乒坛的“何智丽事件”是闻所未闻……

  芮乃伟、江铸久均对老聂不满,老聂也蓄意报复:第二届应氏杯,就因为二人参赛,老聂威胁带领中国队罢赛,老应不理这茬,最后芮还进了四强;近年,老聂为了小芮又罢了一次赛,扬言小芮没在中国参赛的资格,后来主办者不理这茬,老聂也没辙,“罢赛”成了一场闹剧,现在谁还拿他当回事,他能赢棋就是新闻。

  举报6楼点赞作者:梁心时间:2002-01-23 10:19:23另存为:E:\新建文件夹\易大旗

  易先生怕是不知:不久前,中国男足出线,而老聂是“倒米”派,他不似悔过,竟然说他当中国队主教练中国也能出线。牛则牛矣,可招来铺天盖地的“臭大粪”,其风光一点也不比穿太阳旗后的赵葳差。

  举报8楼点赞作者:翠紅时间:2002-01-23 10:52:46好文章﹗先生可愿貼到體育聚焦﹖謝過了﹗

  举报9楼点赞作者:ayuan566时间:2002-01-23 10:55:55聂卫平全盛时期的棋酣畅淋漓,登峰造极,诚为“大家”,虽然我对聂本人没有好感。

  举报10楼点赞作者:马晓夏秋冬时间:2002-01-23 11:21:46老聂人倒是不坏,就是缺少城府,口没遮拦。像他这样出身经历,一辈子又主要在下棋。有些事他确实不大懂,有些观念也不知是哪一年的。

  他确实是个通天的人物,这次男足出线他拿来庆功的那瓶茅台就是的家藏贡品。他要有些心机或名利心重些,陈祖德早给他拎包了。

  同意zu_zu的观点。易先生的文章确实精彩,但政论....。还棋头未必是错,君不见今日联众之添子大战,常有改变胜负之功效,实暗藏还棋头也。又及,没看出第四名是谁。

  举报12楼点赞作者:梅庄庄主时间:2002-01-23 13:18:13“老聂……且不说其人品如何,口碑之差堪称棋界第一。”——这是胡言乱语!虽然我对于他的婚姻变故不以为然,但我认识一些圈内的人,他们众口一致,老聂为人豪爽,很容易相处。“缺少城府,口没遮拦。”倒大概是的。

  举报13楼点赞作者:梅庄庄主时间:2002-01-23 13:21:29“君不见今日联众之添子大战,常有改变胜负之功效,实暗藏还棋头也。”——古人之深意,往往绝非今日媚洋者所能见。

  夜深孤灯照不悔/回首青江尽是泪/风情拍肩怕见明月减清辉举报14楼点赞作者:舞雩时间:2002-01-23 13:40:27老一辈的不谈了,谈谈年轻人吧

  邵炜刚轻浮的很!每次看纹评论道,邵说:希望纹枰论道成为棋友的休闲加油站,俺浑身的鸡皮疙瘩就起来了。

  举报15楼点赞作者:野火春风时间:2002-01-23 13:41:48聂卫平在围棋小圈子内人缘还行,虽然马小、江九不买帐,但在体委楼里不咋地,因为他多管闲事,棋外的事,所以得罪人一大窝子,再加上泡妞一流,下棋稀松,挨骂不冤。

  举报16楼点赞作者:韦大宝时间:2002-01-23 13:55:41转一贴,不代表个人观点。

  曾是聂犯,前5届中日擂台赛的棋谱保留至今,出国南北漂流十一载,扔了多少不舍得的东西,可这些棋谱却在行囊里与我一同奔波,虽然我知道此生不大可能再摸围棋。为的是纪念那份日见远去的激情,一种看着曾是那样辉煌的棋坛英雄堕落的遗憾和无奈。

  而从心底看他不起是“六四”时,与党中央的保持一致。自此一个人把良心揣到兜里活着,而对江铸久“六四”后留美的落井下石及此后对芮乃伟和江夫妻二人的围剿更是小人十足一个的表现,却还要挂着“圣”人的招牌。

  与孔祥明的婚变、与流行歌手的再二再三婚外情、对家庭和自己孩子的不负责、对徒弟的狮子开口要学费等,彻底沦落为一个江湖棋霸棋混而已。

  当年5连胜,其实更多是胜在气势和心理,而这股气来自忘我无他的对棋对棋胜的超一流执著追求。输于他的日本众强9段、超一流其实个个不差于他半点,但差他这一大口豪气!怯于他那必胜豪情。当强九段依田基一也5连胜直打到他为帅的帐门口并出狂言要全扫中国队时,他拍案而起:“有我在,轮不到你说这话”!镇得依田来中国后一句话不再出口,闷声关门打谱——挑战者先短了自己一气,露出怯阵之相。不用说,在随后的棋杀中,被聂痛斩于马下。就是凭这口豪气使他过5关斩11将成围棋擂坛美谈,也极大地促进了中国围棋的提高发展。

  曾几何时,他也纸醉金迷声色犬马起来,红道、黄道、黑道和白道通吃。自此底气不在,焉有不输之理?当年对他十分诚挚敬畏的日本棋手包括超一流的小林光一都彻底地把聂看得一钱不值:不是棋力,而是棋品、人品。从此他就是内战内败,外战外败,由小输,到老输到输老了。国内国外棋手看他只是尚能饭而已。廉颇老矣是生理的无奈,而聂的尚能饭则是自动的甘愿堕落所致。

  举报17楼点赞作者:韦大宝时间:2002-01-23 14:03:42另外奉劝梅庄庄主等几位,论棋归论棋,不要扯到别的上面,更不要夹枪带棒地人身攻讦。

  10多年前,我也是聂之fan,记得第一届擂台赛时,研究生刚毕业,事情不多,受江铸久、老聂的影响迷上了围棋……

  92年的应昌期风波,他表演太过了,不光和芮、江较劲,还一帮人批起了应昌期的8点制,真是无聊。顺便说一句,现在中国黑棋好象也开始贴8点(?)了。

  举报20楼点赞作者:马晓夏秋冬时间:2002-01-23 16:00:59老聂爱憎分明,所以“旗帜鲜明”。他可是抽的邓老烟,喝的胡总酒,常有机会沐浴党的高层雨露,你说他能不旗帜鲜明?

  还有一点很重要:那些学生实在是不识时务,什么运动也不该那时搞啊!那时老聂二比一领先应氏杯决赛,眼见世界冠军在望,生生被那场运动搅了------延期比赛,给了老曹可乘之机。

  那时的老聂可是只知道围棋,过了那段,就像我们郑弘九段说的那样:知道生活中除了围棋,还有其他的享受。擂台赛那会老聂是神不是人啊,可一动凡心,世界冠军就是做梦了。那些搅了好梦的人,能不恨吗?

  举报22楼点赞作者:舞雩时间:2002-01-23 19:42:07告诉大家一个噩耗,现在高峰期非会员上不了联众了。

  举报24楼点赞作者:老pur时间:2002-01-23 21:34:34陈毅一瞅不对就要悔棋,史怀璧不让,吵得满面溅朱。

  举报25楼点赞作者:梅庄庄主时间:2002-01-24 01:55:05韦大宝:棋上有什么真?洗耳恭听。

  举报26楼点赞作者:左轻侯时间:2002-01-24 13:03:19是啊,我也好奇,竟然有这么多妖刀的生活照

  举报27楼点赞作者:施襄春秋冬时间:2002-01-24 15:55:18怎么没人问我和施襄夏什么关系?

  举报28楼点赞作者:丽丽娅时间:2002-01-24 16:05:24无论德行优劣,作为一名棋手终究会有风华不再的那一天。就聂卫平叱吒的时日而言,如此辉煌的战绩即便不是后无来者,也断然是前无古人了。我相信他是真爱棋的人。婚姻之事在很大程度上是靠机缘的,如果聂果真用婚姻做棋艺和德行的挡箭牌,那倒是真虚伪了。

  举报30楼点赞作者:红云乱时间:2002-01-24 18:49:34‘易兄是孔”云云。——哈哈。吾知之濠上矣。

  举报31楼点赞作者:黄喝楼主时间:2002-01-24 19:55:03易兄论起棋坛掌故一套套的

  举报33楼点赞作者:舞雩时间:2002-01-24 23:05:15哈哈,俺是联众三段,最高上过四段,很快就给人打下来了。55555

  举报35楼点赞作者:马晓夏秋冬时间:2002-01-25 10:56:03很简单:我不是马晓春。

  举报37楼点赞作者:舞雩时间:2002-01-31 17:07:13可惜可惜,常昊又输了。中盘吃住三子就好了。

  举报40楼点赞作者:快刀丁三时间:2002-07-20 19:43:27不知道易先生现今是否还关注国内文坛?说到围棋,安徽现在下棋的不行了,写棋的却出现了一个青年好手。孙志保的《黑白道》与《温柔一刀》,从坚信正道、“王道”,到痛苦地承认霸道胜、围棋也被异化,不仅是两篇极令人难忘的小说,也是一些有良心文人的心路历程。

  举报41楼点赞作者:--风马牛--时间:2002-07-20 23:14:27淡薄空灵,棋之正道,有杂念者,成不了气候。

  举报42楼点赞作者:无根飞镜时间:2002-07-21 01:36:10多找一些介绍围棋历史的文章.好玩呀.

  举报43楼点赞作者:徐歌a时间:2002-07-21 16:38:15一字一字看来。一句一句思之。

  举报45楼点赞作者:欲说还休时间:2002-07-22 12:36:22好文。有机会和诸位到联众对弈,段位大概在业余2、3段